DSC05557.JPG
<酷寒把海水也給凍結了>

2009.04.05 馬德里→莫斯科
四月初旬,莫斯科還被牢牢冰封在冬天裡,沒有一絲日暖花開的春意。從機艙小小的橢圓窗往外看,放眼所見之處皆覆蓋著大片大片不規則的白色積雪。我想起在電影〈戰爭與和平〉中,法軍行經俄羅斯曠野的畫面---天寒地凍,加之以無邊無際的荒涼,蹣跚的隊伍不時有人頹然倒下,再也回不了家。
拿破崙昔日所見的莫斯科城已經被俄國人給一把火燒了,不過城外的冰天雪地,除了視角不同,與我們今日所見大抵是相去不遠。
啊,要征服這樣一個自然環境惡劣又幅員廣大的國家,真是件難如上青天的苦差事。那樣寬闊的天與地,象徵的不是自由,反而像個教人絕望、難以逃脫的巨大牢籠。

eee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