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徒步者之家安置行李後,我們依原計畫前往距雨崩村七公里的神瀑。由於時間不早,我們放棄徒步的想法,決定來回都以馬代步。即便是靠著騎馬趕路了,從下馬處到神瀑還有好長一段坡度頗大的石頭路得自己步行。我們氣喘噓噓地從神瀑返抵馬站時,天色已經昏暗,幸好馬伕們還依約在那邊等著,待得全部人馬到齊後,便啟程往回走。

太陽完全下山後,兩旁的景物漸漸披上了墨黑色的外衣,空氣也冰涼起來。我們偶爾會聽到蜷伏在草叢裡的氂牛搖動脖子所發出的鈴聲,叮叮噹噹很是悅耳。出發不久,兩個藏族馬伕歡快地唱起歌來,仔細一聽,歌詞竟然是「你也看不到,我也看不到,大家都看不到...」。我不禁啞然失笑,心想,如果你們真看不到,那我們怎麼回得去呀?

回程必須經過長長一段林間小徑,茂密的樹冠完全遮蔽了月光。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我們連近在咫尺的馬頭都看不到,遑論要看清路況。前方的坡道忽高忽低,我們行進的速度雖不快,但有時候遇上陡峭一點的下坡路,毫無心理準備地被馬兒猛然往下一顛,總會心跳慢個半拍,倒抽一口涼氣。

原始而崎嶇的路面並不開闊,部分狹窄處甚至不及一米寬,兩側都是幽暗的樹林,地面則佈滿了泥濘和亂石。根據先前的經驗,我們知道馬匹喜歡走在路的外緣,這個習慣還真是挺讓人膽顫心驚。在黑暗中馬兒看得清楚嗎?會不會一步踏空把我們摔下坡去?

我們在馬背上搖搖晃晃的,除了緊緊握住馬鞍邊上的把手、全然相信馬伕和胯下的馬兒之外,別無選擇。或許是明白恐懼無濟於事,當時我心裏也不覺得特別害怕,只想著能夠一步一步往回走就好。

中間有一段特別顛簸的石坡,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得下馬來步行,在泥巴、石堆和馬糞中一腳高一腳低地蹣跚前進,情狀狼狽,心中對剛才馱著我們走了許多路的馬兒更生感激。馬伕當中有一位愛唱歌的藏族女孩,音色嘹亮悠揚,一路走一路唱,有時候前面的藏族男孩會跟著唱和。我們雖然雙腿受苦,耳朵卻是大大享福。

路面漸趨平緩後,我們才重新上馬。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前面出現了一點亮光,告訴我們即將抵達這段林徑的終點。

在穿出樹林的那一刻,頂上的視野豁然開朗。我們抬頭仰望,環視四周,只見身後的雪山已沒入夜色中,剩下深藍色的輪廓,彎彎的月亮掛在山頭上,發出皎潔的光芒,照亮了眼前的草原。

我們彷彿是闖進了奇幻故事的場景中,空氣沁涼如水,漆黑的天頂綴滿了數不清的星星,如夢似幻,華麗至極。即使可以停下來拍照,也無法複製那樣的景色和氛圍。我真希望這段路再延長一些,讓我把當時的溫度、影像、聲響、感受,通通烙印在腦中。

在雨崩村下馬後,我和同行的琴姊、小杜坐在馬場旁的板凳上發楞,雙腿還微微地顫抖著,心情有些激動,幾乎說不出話來,回想起前兩個小時的經歷,簡直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我醺醺然地回味著方才的美景,同時又不免暗暗心驚,如果剛才胯下的馬兒稍一失足,那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人生中的某些片段會特別鮮明深刻,對我來説,在雨崩那一晚的經歷就是個閃閃發亮的篇章。

[圖説] 在飛來寺看到的梅里雪山夜景,和那晚的雨崩情境有相似的氣質。
[相關文章] [中國] 窗含梅里千秋雪

(本日撰稿員:Evelyn)


eee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