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G1882-1.JPG


印度,這個豐富迷人的古老國度,原本是我們環球旅程的第一站。

在出發前夕,德里駭人的連環爆炸案迫使我們放棄了長久的準備和期待,將本來長達三十一天的印度行程縮減為三天,而且我們計畫著那三天只悶在孟買的旅館裡寫遊記發呆,最多最多,就是到維多利亞火車站和泰姬瑪哈飯店附近轉一轉,略略體會她們的美麗風情。

後來,我們發現孟買前往雪梨的班機出現空位,可以提前兩天,三天又再次縮短為25小時。一方面為了省錢,一方面為了安全,等待轉機的那25個小時我們都待在孟買機場裡。晚上七點入境之後,我們隨即又拖著行李進入有荷槍實彈軍人守衛的出境大廳,等待隔天晚上八點的飛機。

基於安全考量,或許還為了避免小小的機場大廳被塞爆,只有持有機票的旅客才能進到出境大廳裡。這個規定讓我們在閉眼休息的時候感覺放心許多,即將要搭飛機出國的人應該不會想要來盜走我們的行李,平白增加負擔吧。

孟買機場一點都不大,而且設備有些陽春,比方說,我們以為理所當然是機場基本配備的全自動空調系統在這裡付之闕如,某些區塊是靠著搖頭晃腦的大電扇來促進空氣流通。我們坐在有時悶熱有時涼快的長椅上睡睡醒醒,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慢。

神奇的是,孟買機場白天的航班不多,半夜十二點到半夜兩點之間卻集中了大量密集的國際航班,所以在我們最昏昏欲睡的這個時段,機場內外最為吵雜熱鬧。好巧不巧,每一個長椅等候區的旁邊都設有一扇超大落地窗,我把它叫做送別窗。那些無法進到大廳的家人朋友們,至少可以站在窗外為旅者送行。這個立意良善的設計讓我們感覺特別尷尬,要安然睡在眾目睽睽之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睡不著的某些時候,我會看著送別窗發呆。窗外總是扶老攜幼擠滿了人,窗裡窗外的人聽不到彼此的聲音,大家只能靠著肢體語言來溝通,對旁觀者如我,像是一幕幕無聲的悲喜劇。遠行者大多是年輕人,我看到許多送行的爸爸媽媽靠在玻璃上,時而拭淚時而相擁哭泣,依依不捨之情溢於言表。我因此猜想,或許印度人的情感特別豐沛又不吝於表達,又或許是印度家庭中的關係特別緊密。

那25個小時和印度短短的接觸,讓我對這個地方友善的人們產生了極大的好感,心裡想著,等過一陣子情勢比較平靜了,我們再回來好好地認識印度吧。


進入南美洲之後,接觸網路的機會驟減,昨天晚上我們終於住進一家有無線網路的旅館,沒想到一打開電腦就看到孟買發生嚴重恐怖攻擊事件的新聞。我們不寒而慄,那些遭受攻擊的地點,都是我們曾經計畫造訪的重要地標;我們悲傷,因為有那麼多人平白無故遭受可怕的攻擊屠殺;我們憤怒,為什麼那些恐怖份子認為自己有恣意傷害別人的權力;我們擔憂,這種充滿仇恨的恐怖行動是否會肆無忌憚的擴散到全世界,成為人們揮不去的夢靨。

我不願意想像恐怖份子拿著衝鋒槍在維多利亞火車站和泰姬瑪哈飯店裡掃射民眾的場景,卻不禁想到,那些我們曾經在孟買機場擦肩而過或目光交會的善良民眾,會不會也在被掃射的人群之中.......

我們無力弭平那些盤根錯節的民族仇恨,只能默默哀悼,衷心祝福印度的人民,也衷心祈願世界和平,再也不要發生類似的事件。


(本日撰稿員:Evelyn)

eee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RE
  • 印度機場大廳外檢查機票制度一直給進出印度旅客所詬病,既然臺灣、大陸、香港、韓國、泰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都讓一般市民進入機場大廳,為何菲律賓,印尼及南亞國家還要實行這種野蠻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