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60211.JPG

「那我就明天早上九點左右過來接你們囉?」簡單介紹完"The Neck"的周邊環境後,Suzan這麼問。

我遲疑著,一時間答不上話來,轉過頭去看看Eric的反應,他顯然也和我一樣,陷入巨大的猶豫中。才剛到,行李都還沒安置好,我們已經捨不得走了。小屋外不遠處那成千上萬隻可愛的企鵝令人興奮得想尖叫,只住一個晚上怎麼夠?要是能多待一天多好!可是……一個晚上100英鎊的費用!

見到我們天人交戰瞬息萬變的表情,Suzan笑了,「不用現在就做決定,反正明天早上我本來就會過來接另一組房客回去,到時候再告訴我結論也可以。」

P1270335.JPG
[ 嘿,你在看我嗎? ]

桑德斯島是David和Suzan向英國政府買下的一座小島,面積約莫半個台北市大,夫妻倆除了在島上經營農場,還開放兩三處住宿點供動物學家和旅人觀賞企鵝。說「觀賞」並不準確,因為這裡的企鵝從來不是待在一個特定的區域裡等著被觀賞,牠們在海灘上怡然自得地散步、奔跑、大聲嚷嚷。毫無疑問,在這裡企鵝才是老大。

我們預訂了兩晚的住宿,第一天在小島西邊的"The Neck",第二天在小島東邊的"The Settlement",前者鄰近企鵝群棲息的沙灘,後者則是主人居住的農場房舍。兩者雖僅相距十數公里,單趟車程卻必須耗上一個小時,原因在於私人小島沒有「公」路,遼闊的草坡看似處處皆可行,實則處處難行,佈滿亂石的泥巴路大多是David和Suzan自己胼手胝足開出來的,強悍如越野車在某些路段也只能一呎一呎龜速前進,徒步也許還快些。

我們乘著小飛機降落在桑德斯島的陽春跑道後,便轉搭Suzan的越野車前往The Neck。閒談中Suzan說,有時候為了接送不同時段進出的旅人,一日內得來回四趟。我掐指一算,喝,那可是整整八個小時!Suzan又說,滿山亂跑的羊群管理不易,因為地處偏遠,農場常常找不到幫手,忙起來好累人。本來對於「擁有一個自己的島嶼」這件事充滿綺麗幻想的我被一棒打醒,當場勾消剛立下的新志願。

* * * * * * * * *

Image1.jpg
[ 右上角那塊軍裝綠的小積木就是"The Neck"小屋,前方黑色的點點則是企鵝、企鵝、企鵝 ]

在The Neck迎接我們的,是一幢孤零零佇立在坡地上的鐵皮貨櫃屋,和分布在方圓數百公尺範圍內的「原住民」——企鵝、企鵝、企鵝 。

屋外晴空萬里,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氣象預報說的即將有暴風雨來襲。送Suzan離開後,我們一秒也不願耽擱,迫不及待出門去,準備和這些企鵝朋友們好好來個近距離接觸。沒料到出了小屋不一會兒,還沒走到距離最近的企鵝棲息點,我們就被陣陣凜冽的冷風凍得受不了,只好退回屋內穿上所有行頭再重新出發。往好處想,說不定我們把自己穿的圓滾滾胖滋滋,反而讓企鵝倍感親切?

有趣的是,四種企鵝個性迥異,也各依脾性揀選了不同的落腳處。我們首先朝沙灘走去,巴布亞企鵝分成二十幾個小聚落散居其上,像是一撮撮黑色的小螞蟻。十一月正值孵蛋季節,巴布亞企鵝夫妻輪流出海捕魚,白日裡留守的一方大多時間動也不動,像雕像般俯臥在以石塊砌成的小巢上,久久才站起來伸伸懶腰。我們小心翼翼又滿腔欣喜地遠遠看著,深怕驚擾了牠們,要是「壞心的」海鷗趁隙而入,叼走企鵝蛋,那可不妙。

P1260850.JPG

我們轉來轉去,不停地、不停地按快門,也不停地、不停地小聲驚呼。能夠這麼近距離看著企鵝,甚至可說是被企鵝環繞,感覺實在不可思議,太~開~心~了!

RIMG0606

RIMG0041

RIMG0159

更吸引我們目光的,是在鄰近處三三兩兩佇立著的國王企鵝。鵝如其名,牠們氣宇軒昂,儀表莊嚴,總保持煞有介事的姿態,仰著下巴望向遠方,偶爾低頭搔搔光潔的皮毛。在陽光照射下,國王企鵝閃著銀灰色光輝的皮毛就像量身打造的燕尾服,我們好努力才克制住自己想偷偷上前撫摸一下的想望。

RIMG0643

RIMG0654

直到幾隻國王企鵝開始踱步向前,我們忍不住笑了起來,那一搖一擺的模樣,活脫像個剛學步的傻氣小兒。隨後,一隻國王企鵝拉長脖子伊伊呀呀鳴起歌來,粗硬尖銳的「王者之聲」教人不敢恭維,再加碼把剛才保持了老半天的優雅形象破壞殆盡。

P1260276

咦,怎麼有隻國王企鵝身後跟著個毛茸茸的大型奇異果?
經過一番推敲,我們判斷那又腫又矮的奇異果是尚未脫胎換骨的幼年國王企鵝。做為證據的,是不遠處一隻身上還狼狽帶著稀落雜毛的少年國王企鵝。雖然相當肯定自己的推論,我們對於這前後判若兩鵝的現象還是大感奇特。若看多了童話故事,小企鵝挨罵時八成會因為疑心自己的身世而暗暗神傷。

RIMG0040

揮別國王企鵝後,我們轉身爬坡向上,那裡是跳岩企鵝的聚居地。還沒瞧見企鵝,就先聽到震天價響的喧鬧聲,耳膜都痛了起來。迥異於文靜的巴布亞企鵝和國王企鵝,跳岩企鵝棲息的大崖壁簡直像個菜市場,其中的居民個個凶神惡煞,誰也不讓誰,輪番扯開喉嚨哇啦哇啦大叫。

RIMG0134

假如真要比賽兇狠勁,跳岩企鵝毫無疑問在長相上佔了先機,兩道橫眉豎向天際,配上紅通通的小眼睛,不折不扣就是個飽含怒意的惡霸樣。妙就妙在,即便牠們看起來這麼氣急敗壞,卻也是一開始走路就東倒西歪,引人發噱,跳著跳著,還不時停下來,瞇起眼睛左顧右盼,一副精明幹練的神色,兩相對比逗得我們更樂了。

P1270286
[ 企鵝黑幫三部曲之一:「浩南哥,山雞被打了!」 ]

圖片1
[ 企鵝黑幫三部曲之二:「兄弟們,跟我來!」 ]

圖片2
[ 企鵝黑幫三部曲之三:「給我狠狠地打!」 ]



隨著天色轉暗,愈來愈冷。幾個小時待在戶外,我們不像企鵝有厚厚的脂肪保溫,臉和手早已凍僵,雖然還意猶未盡,但終究得要回到小屋裡去了。如果氣象報告準確,明天將有暴風雨來襲,甚至可能會下雪,到時候我們要怎麼出來看企鵝呢?真是傷腦筋哪。



, ,

eee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園長
  • 可以抱一隻企鵝去小屋裡一起玩嗎 ?????
  • 恐怕是不行.......要是企鵝們發現裡面有暖氣後決定大舉入侵就慘了.... :P

    eeetw 於 2011/02/14 10:51 回覆

  • 小活佛
  • 我有修一點密宗 ........
    還好妳們是之前去玩的 .....
    嗯 .... 沒事了 ..... 只是好久沒有來這裡回應了 ....
    喙還有來嗎 ????????
  • 謝小活佛指點迷津(拜)
    現在這個部落格已經進入放羊吃草的階段了,我們自己也很少上來呢.....

    eeetw 於 2012/02/29 18:05 回覆

  • 羊咩
  • 這裡以後會羊滿為患嗎 ????????
  • 不會不會,就只有一隻---羊咩

    eeetw 於 2012/02/29 22:02 回覆

  • 羊咩
  • 羊咩猜猜 .... MurMurMe 是在想都更拆遷的事嗎 ???????

  • 對。昨天一整天我都覺得好生氣、好傷心!

    eeetw 於 2012/03/29 11:17 回覆

  • 千山萬水
  • 期待下文。

    你們後來又去旅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