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35110-BA4F-4A18-83FD-DCA72C9BF5E2.JPG


若想在美國展開一趟公路旅行,66號公路很自然地會成為選項之一。它是美國第一條跨洲公路,一完工就注定要成為經典。不少美式餐館的牆上掛了大大的 「Route 66」 金屬牌,為自己撐場面,也為這條公路與所謂美式風情的連結作證。此外,東起芝加哥、西抵聖塔莫尼卡,近四千公里的路程很夠份量,足以撐起一個豐富有趣的旅行計畫。


不過,比起踏查美國中西部歷史,或是追尋老派的浪跡天涯滋味,大樹大山大水對現階段的我們更有吸引力。在規劃路線時,走一段66號公路曾被我們列入考慮,因為難以串接幾個重點國家公園,這個方案終究被捨棄了。
 

* * * * * * * * * * * *



結束大峽谷國家公園的行程後,我們將同行的朋友送到旗竿市 (Flagstaff) 搭機離開,接下來並沒有明確的安排,住宿地點和路線都未定,只有一個往北移動、四天後進入大蒂頓 (Grand Teton) 國家公園的大方向。

在旗竿市機場的廣告看板上,一張慶祝66號公路興建九十周年的海報引起我們的注意,進而靈光一閃……嘿!既然已經來到66號公路附近,何不開車轉一轉、找出《汽車總動員》中那段穿梭在奇異紅色巨石間的公路呢?

線索一:《汽車總動員》第一集的故事發生在66號公路上的一個沒落小鎮。
線索二:亞利桑納是66號公路經過的八個州之一。
線索三:亞利桑納的地貌看起來很像閃電麥坤練跑的場景。
推論:那個公路場景的原型可能就在附近。

我們立馬上網搜尋,但因為關鍵字不夠準確,怎麼也找不出相關資訊。這種像無頭蒼蠅一樣原地打轉的時刻,最消磨意志,也最考驗修養,若是時間拖得太長,不小心就會觸發可怕的暗黑效應迴圈:煩躁、腦袋混亂、疲勞、沒耐性、懊惱、抱怨……。(再加上肚子餓更糟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眼看已近下午三點,情緒燈號開始閃爍黃色低能警告。無計可施之中,我們搜出一張《汽車總動員》的電影畫面,害羞地跑到一旁租車公司的櫃檯去問問。那位櫃台人員看著圖片端詳了一陣,說:「這地方看起來……像是塞多納 (Sedona)。」

塞多納在旗竿市機場的南方大約四十公里處,對於那段時間每日平均移動三四百公里的我們來說,不遠不遠,就出發吧!

 

* * * * * * * * * * * *



一路前行,兩側出現愈來愈多線條分明、紋理細緻的紅砂岩,一座一座像是外星人的碉堡。光線正好,天地間的各個顏色都在極佳狀態,大器、飽和、明媚。無須刻意構圖,隨意一瞬停格,都是賞心悅目的好畫面。看著看著,不只心情乾乾淨淨,清晰的景色還讓人有視力變好、連視網膜都變乾淨的錯覺。我忍不住傳訊息給剛飛離旗竿市的朋友:「我們看到了你們一定會喜歡的風景欸,好希望你們也在這裡啊!…………說真的,要不要考慮飛回來?」
 

2857FF78-E72B-4D5F-8CF8-5816E0BB779E.JPG


為了更近距離觀察那些岩石,並試著找角度拍出接近《汽車總動員》電影畫面的照片,我們決定找個地方暫停一下。在偏離主幹道不久後,遠遠看見山邊有座像個方盒子的特殊建築物,我們便朝它開過去。詭異的是,我們車尾剛滑進山腳下熱鬧的停車場,管理人員就把大門關了一半,示意後方的車輛不可再向前。

我們愈來愈好奇。下車細看,發現那是座巧妙嵌在山壁間的教堂,簡單俐落,不張揚,但是有種堅定的氣勢,讓人難以移開目光。好心幫我們拍照的女孩說,這聖十字禮拜堂 (Chapel of the Holy Cross) 是個名氣響亮的景點。從她回答問題時的眼神判斷,像我們這樣愣頭愣腦闖進來的遊客大概是稀有動物。而停車場不再讓進的原因是,下午五點的關門時間已經到了。

其他人三三兩兩地向外移動。我們急急忙忙沿著坡道往上走,希望在教堂關閉前進到內部瞧一瞧,但又不由自主頻頻停下腳步回身張望。站在略有高度的斜坡上,能一次看到好多巨岩,星羅棋布,向遠方鋪展開去,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果然,接近教堂的大門時,管理人員揮揮手,讓我們別往上走了。雖然沒有再次滑壘成功,我們覺得今天的幸運指數已經達到五顆星。

 

E18E9F11-AABC-4181-923A-453C0C63D8D2.JPG

 

 

* * * * * * * * * * * *



拜智慧型電話與訂房網站蓬勃發展之賜,我們這次旅行,常常是在行進中根據當天的心情和體力,決定晚上要在哪個城鎮落腳,然後才上網訂房。經過一兩個禮拜的實驗,我們摸索出一套訂房的標準作業程序,也收集了一些豆知識:大概在多少人口的聚落會有哪些等級的旅館、各類旅館的雙人房價格落在哪個區間、可能供應甚麼樣的早餐……。

看過聖十字禮拜堂和鐘岩 (Bell Rock) 後,我們估算一下時間,決定在塞多納住下。然而,訂房網站的搜尋結果是個震撼彈。方圓三十公里內的旅館幾乎都沒有空房,剩下的幾個房間,要不評價極差,要不遠在二十公里外且價位高達四五百美金之譜。更有甚者,當晚旗竿市的空房也已告罄。

若是再往南走,和我們要前往的大蒂頓國家公園背道而馳,一來一回又是上百公里的路程,顯然不是個好主意。隨著夜幕低垂,進退維谷的我們慢慢感覺有些沉重起來。綜合各方考量,又糾結了好一陣,我們才拿定主意要忍住疲累,再開兩個小時的車,前往溫斯洛 (Winslow) 的一個小旅店落腳。

* * * * * * * * * * * *



後來,在入住芝加哥的Airbnb公寓時,和房東Janna聊起我們一路上拜訪的各個地點。她聽到大峽谷和塞多納,馬上雙眼發亮:「我的家鄉在亞利桑納。」

「亞利桑納是個好地方耶,我們很喜歡那裡的顏色。該怎麼形容呢?嗯,有一種純粹的感覺,」我們邊說邊點開相簿,將手機遞給Janna。「對了,有一個蓋在岩石間的教堂非常非常特別,讓我們印象好深刻。」

看到照片中明豔的藍天與紅土,Janna低呼:「喔~這就是我的亞利桑納!」聲音和微笑裡滿是柔情。

因為同樣喜愛著千里之外那片擁有神奇色彩的土地,我們和Janna瞬間產生了相知相惜的盟友情誼。

我們也說了那一天找不到旅店的窘境,然後從Janna口中得知,塞多納是個靈修聖地,終年有絡繹不絕的富豪去上課、打坐、學瑜珈,尋求心靈的平靜。啊,原來如此!無怪乎那個小小的鎮上有好幾家高級飯店、在周末一房難求,還讓我們在進鎮時遇上了罕見的塞車潮。

 

* * * * * * * * * * * *



直到回了台灣,有一天偶然讀到別人的遊記,我們才發現《汽車總動員》的那個場景原型是亞利桑納北端的紀念碑谷 (Monument Valley) ,不在塞多納。

其實當時,我們就感覺見到的風景和電影場景有點像又不太像,但未經細想,便把這種差異歸因於為了劇情需要而出現的改編。呃,不都是這樣的嗎?

雖然我們還是打開Google地圖,把紀念碑谷標上星星、寫入下次拜訪的清單,但一點也不為這個誤會感到遺憾。說真的,我們好開心自己誤打誤撞去了塞多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和世界做朋友 - Eric & Evelyn Explore The World

eee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